百余年從未遷址的三和街小學(轉載)

編輯:學校辦公室 發布時間: 2018-05-04 14:16


百余年從未遷址的三和街小學(轉載)

李耀曦


曾經的三和街小學


山東省實驗小學的前身就是三和街小學

濟南南關三和街小學,如今稱為山東省實驗小學”,雖然校舍早已舊貌換新顏,但其校址大體上還是在我當年上學時的老地方。這是一所百余年來從未遷移過校址的著名老校。在濟南市所有中小學中堪稱絕無僅有。且不說歷史上還出過不少文化名人。
  早年家住南關永勝街,此街位于三和街中段路西,我家所居小四合院則位于永勝街東口鄰近三和街處。那時背著書包上學堂,走出街口向南拐,前往三和街小學去上學,路途不過百十米之遙。
  1961年秋天我由三和街小學畢業后考入濟南一中初中。后來方才曉得:原來我所上的小學和中學都是名校,歷史上都曾出過不少名人。
  三和街小學與濟南一中均創始于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是年清廷頒布《欽定學堂章程》,史稱癸卯學制,開始興辦洋學堂。于是在山東濟南府,“濟南官立中學堂”(由原濟南書院改建)濟南官立初等小學堂”(山東師范學堂附屬小學堂)興焉。此即濟南一中與三和街小學之前身。吾省最老牌之中小學也。
  我上小學那會兒,校園后門有條胡同名叫祭壇巷”,此巷南頭東拐過星宿廟”,出口處即為朝山街。當時不知祭壇祭祀的是何方神圣,多年后方才曉得是祭天祭地的天地壇。癸卯年的官立初等小學堂校園就是在南關天地壇舊址上興建起來的。到我上小學時,校園已被一分為二,祭壇巷內原正門,成為濟南市聾啞少兒學校的校門,所以非聾啞少兒的小學校門就開到三和街上去了。
  民國改元后,官立小學堂交由民辦,曾先后更名為新育小學育才小學。一中老校友東方學大師季羨林先生就是于1920年從南城根一師附小”(省立第一師范附屬小學)轉到南關新育小學來的。季羨林因識得個字而進入高小一班,就讀三年后于此畢業。
  季羨林畢業那年,新育小學改稱育才小學。山東共產黨創始人王翔千、王盡美等人都曾在育才小學任過教。二王并非熱衷于當孩子王,而是以此為據點,開辦工人夜校,宣傳普羅革命。一年后國共合作,王翔千、王盡美都參加了國民黨,育才小學又成為中國國民黨山東支部所在地。1925年夏天的國民黨山東省第一次代表大會,即是在育才小學校園內召開的。
  由于經常在此進行革命活動,王盡美便在三和街上賃屋而居,租下門牌87號一所小院。這所黑大門正沖南鳳凰街的小院,直到1992年三和街片區拆遷之前仍在。王翔千遂也將兒子王希堅從桿石橋成德小學轉到南關育才小學來就讀。王翔千之子王希堅后來成為革命詩人,山東文聯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理事。令我萬沒想到的是,革命詩人王希堅之子王肖辛,后來竟與我成為一中初中同學,且為高中同窗,交往數十年的摯友。自然這都是后話。
  當我跨入三和街小學校門時,雖已時隔三十余年,而昔日校園舊貌猶存,季羨林文中所述花園、池塘、假山和那所高臺階上極高極大的屋子”(教員辦公室)仍在。只是昔日校內二道門上循規蹈矩四個墨書大字,已為今日大門內假山前影壁墻上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八個紅色大字所取代。校園外的南圩子門與圩子墻自然也已拆掉了(1953年拆除)。我也曾像小季羨林一樣鉆過馬戲團的大席棚。
  文革中我在南圩子外一家歷下區所辦小廠當工人,竟與季大師內兄彭萍如成為工廠同事。彭擅書法,漢隸極佳,我曾跟隨廠里哥們去其佛山街家中求墨寶。當時我在廠里干車工,彭萍如則干翻砂。季羨林的《學海泛槎》,其中一節即為寫新育小學。校園舊景重現,往事歷歷在目,讀來興味盎然。真有一種大師與我同在,歷史就在身邊之感。
  小學的事情記憶已相當模糊。不過,1958大躍進還是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大躍進與小學生何干?其實不然,城門失火殃及池魚。1958大躍進”,全民動員大煉鋼鐵,學校就不怎么上課了。農村出詩人,城市出畫家,城鄉都掀起一個大吹牛皮運動。那年我十歲,也曾為大吹牛皮貢獻過聰明才智。圖畫教師周澍岐老師曾率領我這個小畫家,桌子上摞凳子,站在三和街小學院墻外,照貓畫虎,涂抹繪制大幅大躍進壁畫。
  此前一年我們班主任是張家曼老師。張家曼教主課算術,教得很好,但脾氣也大,同學們都很怕她。在課堂上,她目光銳利,洞察秋毫,哪個不認真聽講,暗中做小動作,“一顆粉筆頭投擲過去,不偏不倚,穩準狠,正好砸中腦袋!在其恩威并施之下,我們三班在全年級五個班之中名列前茅。
  再開學時換了班主任,接替張家曼而來的是紀景新老師。中間好像還換過兩個班主任,名字已記不清了。走了一個急性子來了一個慢牽牛。紀景新老師也教主課算數,教學也很認真,但喜歡拖堂。當時周末上午四節課都是算數,她能中間不休息連著上,直憋得一些同學屎尿就要屙在褲子里了。因而被同學們背后起了一個外號叫()遇磨
  紀景新老師一直帶到我們這個班畢業。畢業時填報志愿,我第一志愿斗膽填報了濟南一中,曾引起班里不少同學側目而視,認為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乃因我們三班好學生一大幫,我雖然學習尚可,但絕算不上老實聽話、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多虧紀老師力排眾議,并找了家長相勸,我才如愿以償。
  世間事多有出人意料之處。在濟南一中讀書讀到高中時,語文教師名張家璇。此人清華出身,學識淵博,一表人才,講課出神入化。我后來喜歡文學,即肇始于張師之教誨。張家璇、張家曼,兩人只差一個字,難道有什么親緣關系?當時我是語文課代表,心頭忽閃此念。多年后貿然相問,果然是同胞兄妹。不承想,我曾有幸先后為張氏兄妹二人門下弟子,也可算人生一奇。冥冥之中果有命運之神乎?

最新導讀

掃二維碼
返回頂部
  • WSOP冬巡赛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