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領巾尋訪百年光輝足跡——訪黨員先鋒榜樣王麗

編輯:學生處 發布時間: 2021-04-28 11:18


大家好,我是山東省實驗小學二(3)中隊的蔡舒暢。在“紅領巾尋訪百年光輝足跡”尋訪活動中,我尋訪到了“全國優秀法官”王麗,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先鋒榜樣。今天,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她的事跡吧。


她是一名80后,卻是臨沂蘭山法院法庭上的“老道人”;她是一名年輕的女子,卻有一股威嚴的氣勢;她是一名3歲孩子的母親,卻對孩子有著深深地愧疚;她就是臨沂市蘭山區人民法院民四庭審判員王麗。王麗說,她是一名“女漢子”,初見這名“女漢子”法官時,卻被她美麗的微笑和骨子里透出的端威與莊嚴所感染。

3個月300個案子,她的新崗位給的見面禮

2015年,王麗辦理案件628件,且辦理過的案件當事人滿意度較高,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沒有鬧訪、纏訪、赴省、赴京等重大信訪案件,無違紀違法辦案記錄,無錯案。在王麗的工作成績單上,一行顯著的成績匯報是對她這一年的肯定,她也成了蘭山法院辦案最多的審判員。

        2010年王麗研究生畢業后來到蘭山區人民法院,開始時在該院辦公室工作,20159月底,被調到該院該院駐交警二大隊法官工作室做一名審判員,到年底剛滿三個月,300多個案子就是這份新工作給她的見面禮。除去周六周天,再除去節假日,我平均每天安排六七個庭審,最多的時候安排十個庭審。記者了解到,王麗處理的案件基本上都是交通事故案件,用王麗的話說:這些案件大部分是交警隊和調解委未調解成功的,才轉到我這兒,每一個案子都很棘手,都需要耗費大量精力。但是王麗處理的案件卻從沒有鬧訪、纏訪、赴省、赴京等重大信訪案件,無違紀違法辦案記錄,無錯案。

       今年,家住義堂的張某(化名)與同村的王某(化名)發生矛盾,兩者打的不可開交,最后不得不鬧到了蘭山區人民法院四庭。據了解,張某是棗莊人,與家里人在義堂某村莊租住的房子,因為租住時間較長,漸漸與村里人熟識。某天,張某的兒子在街上玩耍時,王某的車輛正好經過,將張某兒子的腿撞傷。因為賠償問題一直未談妥,張某一氣之下將王某告上法庭。王麗作為該案件的審判員,先從調解入手,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最后王麗用過硬的專業知識將兩家的矛盾化解。最終,王某不僅賠償了張某兒子的全部損失,還多向張某補償5000余元。

        王麗說:每個案件的當事人來情緒都比較激動,都覺得自己有理,但是,我通過講述法律法規,不偏不倚的說事實、講道理。給他們講法又講情,多換位思考,最終事情一般都能處理的比較滿意。”“我的工作就是這樣,我帶著威嚴,也帶著慈愛,我要依靠法律的公正,也要借助道德的約束。只要你愿意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去理解別人,別人不會拒絕你。王麗告訴記者:我的這份新工作雖然辛苦,但是胸前的法徽炙熱,能點燃我的斗志與熱情,讓我更有力量投入到工作中。

6年時間,她從青澀的小姑娘蛻變成“辦案能手”

王麗,作為蘭山區人民法院駐交警二大隊法官工作室里唯一的審判員,她的辦公室像是一個人流不斷的公共場所。“你給俺看看這個文件,俺也看不懂,他們說需要你簽字。”一名正在王麗辦公桌前咨詢地大爺打斷了王麗的談話。而王麗沒有絲毫遲疑,干練的拿起大爺文件仔細看了一下,又耐心得和大爺溝通一番,最后大爺連連道謝,高興地離開了辦公室。

 王麗說:“我們辦公室就是向群眾敞開的,這里的每個案件都必須要從我的手經辦,所以我和一些當事人都很熟了。”和王麗的交談中,她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自己“老了”。“2010年我研究生畢業,直接來到法院工作,已經有6個年頭了,還記得剛來的時候,自己對工作很懵懂,只是覺得當一名法官很威嚴,也很莊重。那時誰見了我都說我是一個小姑娘,現在真的老了。”王麗一邊說,一邊打量著自己。

在記者看來,王麗口中的“老了”是她從青澀蛻變的成熟與干練。只是,不到30歲的她,沒有年輕姑娘打扮的那份花枝招展,也沒有年輕姑娘的灑脫與自在。“我真的沒有那么多時間去打扮,每天如山的案卷和開不完的庭已經讓我沒有時間去想著如何年輕。一身黑白相間的工裝,另加一枚無比莊嚴的法徽,就是我最得心的裝扮。他們說讓我多穿白色,顯得我年輕,但是我的覺得黑色工裝就很好看。”王麗對齊魯網記者說。

 “6年的時間,我已經從青澀的小姑娘熬成了‘老太婆’。”這是王麗對自己的評價。對于這句話,王麗說:“我變的何止是年齡與容貌,更多的還是對這份工作的游刃有余和對這個職業的使命感。”

星期三,她與女兒從不遲到的約定

雖然王麗一直在強調,自己的相貌與年齡,但是她爽朗的性格和干練的作風讓人覺得渾身充滿了力量。每一位當事人在她面前總能被她打動,而她處理案件的當事人都很滿意。在這位爽朗、干練的女法官心里最難過的是三歲的女兒跟她不親,因為她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了工作上,剛滿才三歲的女兒已經漸漸學會了獨立。

王麗告訴記者,孩子平時跟著爺爺奶奶過,她回家比較晚,還要加班和學習,沒有時間照顧女兒。“我四五天不見她很正常,從記事她就慢慢習慣了沒有我陪伴的日子,也逼得她不得不獨立。”王麗告訴記者。

王麗與辦公室的同事說,上午可以加班,晚上可以加班,但是一定要把一周的事情盡力處理完,爭取周末有時間陪陪家人。而她用平時加班換來的周六周天也是她最開心的時刻。王麗周六周天都盡量陪女兒,不管是在家宅一天還是出去逛街。即便是這樣,還是因為平時見面比較少,女兒見到她不那么親切。“與其說周六周天我陪著她,不如說周六周天她陪著我。”王麗說。

 “我和她有個約定,每周三都會去她奶奶家看她。每次她都會問我,媽媽你還走嗎?今晚你摟著我睡好不好?”王麗告訴記者:“我的女兒很聰明,她有時就為了讓我回去看她,會問我你今天回來還是明天回來?讓我從今天和明天里面選一天。”


2015年,王麗辦理案件628件,是蘭山法院辦案數最多的一名法官。她把有限的時間給了自己熱愛的法治事業,把更多的精力給了案件的審理,把更多的慈愛給了案件的當事人……她說:“我的時間我知道去哪了,但有時候又很模糊,總感覺日子過得飛快,轉眼又是一年了,但是忙碌的工作讓我過的很充實,肩上的責任與使命,也更促使我在法治的道路上愈堅定的走下去。

王麗法官通過辦案維護公平正義,捍衛法律尊嚴,促進社會和諧。她值得我們敬佩!她勇挑重擔、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

最新導讀

掃二維碼
返回頂部
168体育平台